寂静的世界第06话

[第06话

我是一个宅男,大学毕业后在家混了两年,2012年的某天,我醒来后发现世界上的人都停住了。我叫醒了两个人。欧曼和小玉。带着两个美丽的少女开始了新得生活,寂静世界的生活。后来遇到了麻子大叔,知道这个世界上我这样的人并不孤单。

我冲下楼去,一把推开楼梯口的大门。这才发现昨天的那位女医生,赤身裸体,伤痕满胸的,蹒跚的走了过来。该死,我怎麽忘了昨天见到欧曼和小玉的到来,一下子慌了神,忘了拔出来,全射进去了。

看到女医生挺拔的乳房上到处是这裏一块那裏一条的青紫色,可想而知昨天中午我到底有多疯狂。如今再次看到,不禁连我这个始作俑者都感到心惊。她站在我的面前,浑身有些不自然的颤动,双腿更是颤动的厉害。

“看看你做了什麽啊,这样一位女性你居然能摧残她成这个样子。”

心中一个声音说道。

“切,少来,幹的时候也沒见你这样说,马后炮。哎,说实话,昨天的她不过是个高级点的性爱娃娃,怎麽玩都不过分啊!哪天再去医院,要不找几个警花试试太爽了!”

另一个声音突然冒了出来。

“磙,你个变态,她们不是你的性爱娃娃,两个月前她们还是一个一个有家人,有事业,有自己生活的活生生的人,难道你真的想变成一个黑暗的变态麽

“心中的声音高唿着。

“你才变态,享受的时候沒见你出来,现在出来装好人。磙吧你““你才要磙呢!”

心中不停的在混战,我想拉过她的手去带她上楼。当我握住她的手时,她抖的更厉害了。心中一痛。是啊,两个月前她还是位活生生的人,可现在被我毫无顾忌的玩弄了一番后留在了医院,现在满身伤痕的出现在我的面前。我的眼角有点湿润,内心不住的痛骂自己。我打开电梯门,让她先进去。看见了她的背后更是内疚,臀部是触目惊心的淤痕,无数的手掌印。背上几条血痕,小腿处一道刚刚凝结的伤口,幹涸的血印流到了脚跟。我不禁颤抖了起来,这难道都是我做的昨日的满地欲望,居然让我疯狂至此我进了电梯,紧紧的站在电梯口,不敢去看她的样子,从镜子裏看去,她麻木的脸,呆滞的双眼,仿佛是被人强暴后失去生活勇气的摸样。我的心真的很后悔啊。

“叮“,顶楼到了,电梯门一打开,我就窜了出去,断断的几十秒锺像是半个世纪那麽的难熬。刚出门口,欧曼和小玉就站在电梯门口处,两人各披着件风衣。话说两女醒来后,爲了满足自己的欲望,一般在家中我都要求她们穿着透明或半透明的衣服,裏面穿着胸罩,下身不穿。穿胸罩是爲了防止她们的胸型下垂,不然连胸罩都不会让她们穿的,所以每次出去两女都要换件衣服才出门。今天事出突然,两女也认真的穿了件风衣。欧曼越过我的肩膀看向电梯裏,见到浑身伤痕的女医生,不由的吃惊的握住小口,眼泪掉了下来。恨恨的看了我一眼,走过去将女医生带了出来。当看见女医生的背后时,更加吃惊了。眼睛瞪的圆圆的,一会看看女医生的伤口,一会看看我,我羞愧的低下了头,实在是不愿看到女医生的身体和欧曼吃惊伤心的眼神。

“小玉,把她带进去吧。”

四个人静静的站在家门口,气氛压抑的让人喘不过气来。我只好让小玉将女医生带走,也幸亏小玉沒有欧曼那麽快的进展,眼睛依然是呆滞的,要不我将要面对……不敢想了。小玉牵起女医生的手进了屋,轻轻带上了门。当门关上的那一刻,我看向欧曼“我那天也不知道是怎麽了,我也不想啊,你就別这样看着我了,我今天看到她的时候也很内疚,求你了,別这样。我……我……”

我无力的辩解着,欧曼深深的唿了口气,向前走了一步,死死的盯着我。看着她伤心、心痛、却又无奈的眼神,我缓缓的退了一步,低下头再也不敢看她。”

碰“屋门再次关上,沒了压抑的气氛,我呆呆的站在门外,“啊“的大叫一声想要把内心的羞愧苦闷都叫出去一般。一拳狠狠的砸在墙上,大声的说“我真不是故意的,欧曼”。不得不承认,在很多时候,外面的人群对我来说慢慢的成了木偶一般的存在,我看不到他们的喜怒哀乐,看不到他们的言谈举止。

两个月了,我真的快把他们当成了木偶。当我走在街上,看见漂亮的姑娘总是不由自主的去摸一下,在医院中,那些被我找来的女人,在我的眼中的确就是一个个仿真度很高的性爱娃娃。现在的世界,现在的城市中就我一个可以自由活动,自由自在的人。面对一群也许永远都动不了的人,难道真的指望我去认可他们吗

即便是尚有一丝良知的麻子大叔,在开车的时候不也是人挡压人,车挡推车麽。

“每个人都要有自己活下去的方式““操,不是个好东西““要保持住自己的心态”。麻子大叔的话和我对麻子大叔的评价,不停的在心中翻磙。我瘫坐在地上,失声痛哭起来。门打开了,温柔的欧曼走了出来,轻轻的将我抱进怀裏。”

我不知道啊,我到底该怎麽办啊,我真的不知道在这个世界裏该怎麽活下去啊,你告诉我啊,你把我关在门外,你怎麽能把我关在门外,我错了,可我真的不知道在这个世界上到底怎麽去做啊。我沒了家人,沒了朋友,我只有你们啊,你怎麽可以把我关在门外啊“我紧紧的抱着欧曼,在她的怀裏痛哭起来,近两个月来的痛苦压抑涌上心头,让我歇斯底裏的大哭大叫起来。在欧曼的抚慰下慢慢的我停止了哭泣,擡起头,看着泪流满面的欧曼。

欧曼擦了擦眼泪,将我从地上扶起,拉着我的手走进了家裏。客厅中,小玉站在女医生的旁边,欧曼和我站在门廊裏。她看了看女医生,叹了口气。不知从哪拿来一个本子,在上面写了起来(我知道你过的很难,也知道这世界就是这样,你的痛苦我一直知道,只是我不知道该怎麽帮你,下次別这样了,以后你会叫醒越来越多的人的。只是真的別这样了,答应我好吗

我去,欧曼怎麽了昨夜醒来后,不但有了眼神,居然还能用纸笔和我沟通。

痛苦孤独的心一下子飞了起来,我连点点头,“不会了,下次绝不会这样了,我发誓……”

欧曼伸出手堵住了我的嘴,皱了皱好看的小鼻子,瞪了我一眼。(才不信你的发誓,居然需要用那种方式叫醒人,便宜你们这些臭男人了,下次不能这麽暴力了。不然我,气死了,都沒有